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 长篇连载  »   【青年项羽淫母记】【完】

  正文

  项少龙过着神仙般的生活,左拥右抱,尽享齐人之福。如此过了数年,他的儿子项羽也19岁了,已经长大成人了。

  塞外,风光如画,远处只见辽阔的草原上,一青年正骑着骏马飞驰而至。

  近来一看见他五官工整,肌肉发达,双眼灵活而有力,虽称不上是俊男,但独有的刚毅神情,无形中渗透着一股令人无法抗拒的力量。

  此人正是项羽。

  “宝儿‘项羽的小名’,回家吃饭了。”远处传来一阵悦耳的声音,项羽回头一看,在远处叫他的正是他的娘琴清。

  项羽忙答道:“知道了,我马上就回来”。

  (注:项少龙并无子女,项羽是他的养子,实来滕翼之子,亲母乃是善兰。)项羽掉转马头,奔项家堡而去。

  “我回来了,娘亲。”项羽道。

  “知道了,马上就开饭了,宝儿你先去洗个澡,再出来吃饭吧。”琴清说道。

  “好的,我这就去”项羽道。

  项羽回到房间洗刷开净了出来。

  “娘,这是怎么回事,父亲和大娘她们呢?”项羽问道。

  “你爸和你大娘她们出去了,要明天才回来。”琴清道。

  “知道了,我们吃饭吧”项羽说道。

  吃完饭后,项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项羽回房过后,不知干什么,于是信步出来,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她娘亲的房外,他正准备敲门时,听见:“哗……哗……”的水声。

  年少的项羽正是充满幻想和渴望的时侯,加上项少龙又不在,于是,他轻轻的拉开琴清的门,留出一丝缝隙,好观看,他闭住呼吸睁着一只眼朝那门缝中望去。

  果然,琴清正坐在浴桶中用汗巾上下抹着。

  琴清本有沐浴的习惯,因没有田氏姐妹的关系,洗得更是仔细,只见琴清用左手在身上擦洗着,脸被水的热气蒸得红红的,如凝脂一般的皮肤由于用力摩擦的缘故也透着一丝粉红色,琴清浑然不觉项羽在外观看,拧干了汗巾,站起来擦身子。

  虽说已30几岁了,可一点也不见老,双峰饱满圆润、坚挺,柳腰纤腰、玉臀丰满、玉腿修长,构成诱人的曲线,小腹平滑而没有一丝皱纹,下腹处芳草青青,笔直的双腿线条优美。那一双玉足也是娇巧玲珑,浑身上下处竟无一点瑕疵,端的是如无双美玉一般,何曾像一个30几的女人。

  这下可苦了外面的项羽,看着琴清慢慢地擦干身子,开始穿衣服,那双乳娇艳欲滴,让人看了就消魂的“玉门关”更是若隐若现。令项羽兴奋不已。

  项羽见琴清已在穿衣,忙回到自已的卧室,他回后,就忙躺在床上,想静静的睡一下,平浮一下心中的激情,可是欲火去挥之不去,让他始终无法入睡。

  他想着琴清玉一般的身段,高挑的双峰,修长的美腿,是如此的迷人。“怎能如此呢,他是我娘亲呀。”可是脑中却满是琴清玉体的影子,“如果能得其风流,那是多么美好的事啊。”项羽暗道。夜半三更,项羽还没睡着觉,于时轻轻的下床,来到后花园清醒一下头脑,可是满脑子都是琴清的影子,挥之不去。

  芳原绿野姿行事,春入遥山碧四围,与逐乱红穿柳巷,困临流水坐苔矶;莫甜盏酒十分劝,唯恐风花一片飞,且是清时好天气,不妨游衍莫忘归。

  项羽轻声吟道。吟完后,项羽忽觉后面有人,回头一看,琴清双目发光,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,不时的低吟着。

  琴清向有才女之称与纪嫣然同为当世两大才女。项羽诗一出口,琴清顿觉惊讶。这时项羽,踱步上前,叫道:“娘亲,你怎么也没有休息”。琴清回过神道:“宝儿,娘睡不着,出来走走,想不到听见你有感而发的诗”。“别凉了,我扶你进屋休息吧。”项羽上前扶着琴清,琴清忽地浑身一颤,说道:“宝儿,不用了,我自己可以。”

  “没关系了,我扶你进去吧。”项羽微微用力,扶住琴清往卧室而去,一股男人特有的气息刺激着琴清,琴清双目微闭,半靠在项羽的怀中,任由他扶着。

  进入卧室,项羽还扶着琴清,怕一不小心,破坏这绚丽的情景。琴清半挺的乳房靠在项羽身上,一丝丝清香飘往项羽的鼻孔里,项羽不自觉的沉静在这如痴如醉中,半靠在项羽身上的琴清,脸上一片娇羞。项羽目不转睛的望着琴清。脑中出现天人交战的画面。

  好,就这样,下定决心的项羽把脸凑向琴清,道:“你真美,娘”琴清猛地一惊,回过神来,离开项羽的怀里,娇羞的脸上,出现淡淡红晕,轻声对项羽道:“别贫嘴了,你也早点去休息吧。”项羽不出声响地走近琴清,一把搂住她,开始在琴清身上不停的抚摸起来,琴清不停挣扎,双峰在项羽身上不断磨擦,这反而增加了项羽的欲火。

  “不行啊,我是你娘啊,你快住手。”

  “娘,你实在是太美了,你就从了我吧!”

  “不行啊,救命啊。”

  “娘,没有用的,不会有人听见的,你就给我吧”项羽火热的嘴一下印在了琴清的玉唇上。“唔……唔……”。琴清拼命挣扎,可是有用吗?项羽左手紧紧搂住琴清,嘴巴开始在琴清的玉唇上亲吻,右手轻轻在琴清的左乳房上扶摸着。女人天生体力的限制,使琴清挣扎渐渐变软,项羽这是时心中暗喜,加快了攻势。

  琴清顿觉一种旷日已久的滋味涌上心田,是那么的动人心际。照理说一向清纯,高贵的清琴不该就这样被挑动起春心,但久已寂寞的她如何再能承受项羽高操的挑逗呢?

  原来项少龙隐居以后,为应付众姐妹,体力日渐下渐,加上时空机器的后遗症,使他在十三年前,再也无法满足众姐妹,于是就几乎没有和她们再合欢。

  近40的琴清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,且已尝过那欲仙欲死的滋味,叫她如何能完定平静心中欲火呢?琴清忽觉胸口一凉,项羽一支大手已按在她那娇羞可爱的小樱桃上面,不停的揉捏着。从敏感地带玉乳尖上传来的异样感觉弄得琴清浑身如被虫噬。

  芳心不觉又感到羞涩和令人羞愧万分的莫名的刺激。琴清双手无力的捶打着项羽,嘴上却娇艳的泣道:“唔……唔……放开我,宝儿,不行啊,不能这样啊”。

  项羽对她说:“妈!从我开始对女人有了兴趣以来,就被你那美艳娇冶的容貌、雪白滑嫩的肌肤、丰满成熟的胴体和娇媚羞怯的风姿迷惑了,你知不知道我每天看到你那双水汪汪的媚眼、微微上翘而性感的红唇、高耸肥嫩的乳房、以及那走路时一抖一颤的肥臀,让我日思夜想,常常幻想着你脱得精光光地站在我面前,投入我的怀抱,让我和你做爱,迷得我神魂颠倒地忍不住手淫着吗?”琴清也对项羽说:“妈妈的小乖乖!妈妈也爱你爱得快发狂了,自从你爸爸无法满足妈妈在手淫着的时候,幻想的对象也是你啊!只是……不好意思开口要你和妈妈……做爱!”妈妈说完后,又一阵像雨点般的蜜吻亲在项羽的脸上。

  项羽道:“妈!快把你的睡衣脱掉吧,我想要吸你的奶子,回味一下小时候吃奶的滋味,快脱嘛!”琴清道:“好嘛!但是你可不要羞妈妈哟!而且你也要一起和妈妈脱光,让妈妈抱你在怀里吃我的奶吧!妈妈的乖儿子。”于是他们母子俩人便很快地脱光了身上的衣服,妈妈的动作慢了一点,在项羽脱光后,琴清才羞人答答地除去她身上的最后障碍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