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 长篇连载  »   【西湖之滨】(1-8)
              第一章总管夫人

  杭州西湖之滨有一李家庄,是杭州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。

  周围百姓仅知道李府人丁兴旺,李府主人李炳生曾经在云南做过知府,平日与官府素有来往,地方上势力很大,流氓土匪也不敢招惹。

  李老员外年有六十五,只有一子单传,取名李良,也已经成家立业。两个女儿二十多年前早已嫁到萧山县洪家庄和临安县傅府,可说是家大势大。李府边上就是西湖,西湖边有个亭子,叫风波亭,那是宋朝岳元帅就义之地。亭子边有一大酒店,叫岳王酒店,只要有人来风波亭来悼念岳王的,都是江湖人士,自然无一不来岳王酒店一品知名的女儿红。

  店中北边临楼角落一桌子上,坐了两个灰衣精壮中年汉子,都大约三十七、八岁,面色金黄,双眼炯炯却东张西望,似乎在等人。可等的人却总不露面。
  一灰衣汉子说道:“三哥,那李府不过一个回乡的知府小官,最多有几个护院武师罢了,难道非要等五师叔来吗?”

  另一灰衣汉子笑了笑,可一见他笑,却好像比哭还难看。他向窗外看了看,说:“五师叔来了,也不能动手,就是师父亲自来,也要看看那老东西武功进展如何,毕竟他们有二十多年没交手了。老七,想当年他们都是江湖五尊之一,这些年功夫都没丢下,谁知道谁更行了。”

  老七吓得酒都快吐出来了,惊声说道:“幸好我昨天没动手,要不然死无葬身之地了。”

  三哥问道:“昨天什么情况?”

  老七回答:“昨天我看到李府出来一娘们,看起来像五十多岁,再看又好像二十多岁,长得美艳,一双媚眼好像会说话似的,比师娘还漂亮;后面跟着几个妇人和家丁,那几个妇人也是艳丽万分,看得我当时就想……”

  三哥听到马上阻止老七:“不要再说,这里人多嘴杂,我们赶快走,通知五师叔换地会合了。”

  两人说也不多说,付了银两就朝东门走去。他们俩一走,旁边一素袍老者也随之起来,追了上去,只是功夫比起那两人却差了很多,一会儿就不见人了。
  旁边马上有一汉子凑上来,说道:“陈总管,我知道他们是从北方来的,住在天香楼,兄弟们注意好几天了”

  陈总管吩咐道:“小三,你再去查查他们,我要回府跟老爷说下这事。”
  原来素袍老者是李府陈总管。只是这个李府真的是藏龙卧虎之地吗?

  李府是大户人家,府第也建得极大,后院还有一个花园。花园不大,可也布置得极有江南风味,灵气十足。李府的妇人小孩平时最爱在这里玩耍。陈总管从后门进来,只见大公子李文剑和二公子李闻磬在同自己儿子陈晓飞东跑西躲,不知道玩什么,也不理会,直接奔前院大厅而去,他知道老爷一定在前院大厅。
  刚到前院,只见一个高大美艳的中年妇人叫住他:“盛东,有何事情如此匆忙?”

  陈总管一见是自己妻子江氏,急忙说道:“可能北边来了对头,我得向老爷禀告,你去后花园照看一下公子小姐。”

  江氏原来是李老夫人的陪嫁丫鬟,李老夫人作主把她嫁了陈盛东,陈盛东也因妻子升做了李府总管。

  这江氏生得有六七分姿色,身材高大,大腿特别修长,全身皮肤细腻似雪,双乳丰满,屁股巨大,一双桃花眼让陈盛东在床上迷醉不已,婚后不到十年,陈盛东已经感到力不从心了,江氏只能有上顿没下顿,从丈夫身上再也无法找到那欲仙欲死的感觉了,不时也在外面找些野食,只是再难以找到比陈盛东年轻时更好的阳具了,几个情人也甚至不如现在的老公。

  江氏一边幽怨,一边来到后花园。刚进花园,只见几个玩耍的小子一会儿就不见人影了,江氏一阵小跑来到假山前,突然屁股后面着了一下,“啪!啪!”
  一个小石头打在她那肉乎乎的股沟下面。江氏一惊,心想又是哪个捣蛋鬼,扭头一看却无人,只听假山里一阵“哗啦”响,江氏回头就钻进假山,果然看见一个少年躲藏在假山洞里面,隐约见他衣着光鲜,似是二房里的磬少爷。

  这磬少爷长得风流貌美,平时就爱和丫鬟纠缠不清,江氏也曾被他调戏过,乳儿和肥嫩的屁股都让磬少爷捏过好几回。这回磬少爷居然敢再次调戏自己,江氏一丝羞怒,还夹有一丝丝的心动,自己难道真有这么大的诱惑力吗?

  江氏悄悄地从绕到磬少爷后面,一把抱住,说道:“小磬,你这个小鬼,又在调戏你江姨娘,看我不打你屁股!”

  江氏一搂之下,感觉有点不像是磬少爷,可洞内黑漆漆一片,瞧不清少年脸孔,不觉一呆,问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  那少年也不搭话,反转身子,任由江氏搂抱。江氏本性淫媚,也趁机将少年搂得紧紧的,鼻子闻着那股少年特有的阳刚气息。

  两人越搂越紧,江氏全身紧贴在少年的身上,突然感觉小肚下面有一硬物顶在自己双腿之间,她不由娇躯一颤,埋藏在心底的欲望一丝一丝地在下身涌动。
  丈夫好久没有操过自己了,现在磬少爷那硬物顶在自己下身,刚好顶在那要命的女阴部,哪里还忍得住?再不顾什么脸面,嘤的一声,两只纤手就挂在少年脖子上,香唇紧挨着少年的粉脸,轻轻娇吟:“好少爷,江姨都七老八十了,你还要挑逗我不成?”

  少年也轻轻回道:“江姨,您不老。您这么艳丽迷人,虽然徐娘半老,但却风韵娇媚,我每次看见您那丰美的身子,恨不得马上和您共渡巫山。”

  那少年一边说,一边温柔地将江氏的粉脸捧在手上,嘴对嘴轻轻吻了上去。
  江氏的丈夫从未这样温柔过,被少年一吻,登时就感到全身酥麻,不由张开小嘴任由少年亲嘴啜舌。

  少年看江氏也有如此情意,就不再迟疑,一只手顺势就从江氏的玉背迅速向下滑去,直接捏住江氏的丰臀,一会儿捏揉江氏又肥又嫩的大屁股,一会儿轻轻抚摸着股沟间的臀肉。江氏像小鸟般依偎在少年的怀里,两瓣丰嫩肥美的大屁股任少年捏弄。

  她知道自己最诱惑男人的地方就是自己的屁股,每个偷看她的男人总是先把目光聚到她的屁股上,然后再向上偷看她的丰乳。而江氏总是故意摇着她肥美的大屁股从男人身边走过,而胆大的男人则故意在她经过的门槛边等着她,趁两人通过狭窄的门槛时找机会摸一把她丰嫩的股部。江氏也从不放过这个迷住男人的机会,这几乎成了她的爱好,但只限男人偷偷地摸一下而已。

  但是,今天这个少年却没有偷偷地摸,而是肆意抚摸她。江氏被少年捏住屁股肆意玩弄,不禁也春意绵绵,不由自主地自己掀起下身衣裙露出一条修长的大腿,少年一只手顺势就抚摸着她裸露的玉腿。江氏身高马大,秀腿丰嫩,长长的大腿更是又白嫩又丰满。

  江氏为了让少年更好地抚摸大腿,将一条大腿抬了起来,盘在少年腰间,少年的手掌就自然地从江氏大腿摸向她的腿间,自她丰嫩的肥臀后面滑到了江氏最隐密的女阴私处。

  江氏下身一阵抽搐,刚才被少年亲嘴摸屁股就已经感到下身早已淫水暗涌,这一下让少年隔着衣裙摸到阴部,更是感到欲念大炽,不由妖喘吁吁娇声轻呼:“磬少爷,别……别这样,妾身好难受……啊……你这个小鬼,啊……不要,你不要乱摸,妾身的那地方你不能乱摸的啊!”

  那少年却不停手,反而另一只手再伸到江氏胸前,按在江氏丰嫩硕大的乳房上面,一边揉捏江氏的肥乳,一边继续抚摸江氏的女阴。

  江氏娇羞不语,身子却随着少年的抚弄轻轻颤动。少年见江氏脸色艳丽,不由更为喜欢,摸弄江氏下身的手竟然轻轻地把江氏的小衣半解,将遮住江氏女阴的裤角掀到一边,江氏的下身就被少年肉挨肉地抚摸上了。

  少年一把摸到江氏的女阴处,“咦”的一声,江氏脸色更加羞红,把头埋在少年肩后。原来,江氏女阴处的阴毛刚刚修剪过的,阴阜上面的阴毛留了一个三角形的,两片肥嫩的大阴唇旁边全部刮得干干净净,似个小女孩一样,鼓凸凸像个白白的馒头一样。

  少年何曾见识过如此骄艳的丰满妇人,自也是心里一阵兴奋,轻轻地问道:“江姨,陈总管好有艳福啊,竟能娶到像你这样的女人。这么大的奶,这么丰满的屁股,这么肥嫩的屄。江姨,你的屄好肥啊,我最喜欢摸你的肥屄了。”
  江氏听到少年调戏的话语,不由也娇声呻吟般地轻语:“好少爷,不要啊,不要欺负妾身的那个地方了,妾身让你这个小鬼这样弄,你陈叔叔知道会打死我的……别……少爷……”嘴里虽然拒绝,身子却是欲拒还迎,任少年摸弄女人最隐密的私处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章究竟是谁

  少年在江氏耳边轻声细语:“江姨,不知道陈总管在操你的时候,你也说不要摸那个地方吗?你们在床上的时候叫那个地方叫什么啊?还有,你也是妾身妾身地称呼自己吗?”

  江氏见少年问出如此不堪的事情,娇声骂道:“小鬼,这是我们大人的事,你这个小鬼,别想妾身说这些给你听。嘻嘻……少爷,你的手好坏啊!又摸到妾身的那个地方了……”

  少年一只手捏住江氏胸前的硕乳,另一只手却在下边悄悄滑动到妇人身后,撩起妇人的衣裙,将妇人的小衣全部解了下来。江氏娇羞难言,却轻轻移动玉体配合少年解衣宽带,一下子江氏的下身衣裳全褪,雪白的下半身全部露了出来。
  少年在黑暗中隐约瞧见江氏白乎乎的屁股,不由淫欲大发,揉捏了一阵后竟然用手掌在江氏肥大的屁股上“啪、啪”地打了两巴掌。江氏吃痛后一声惊叫:“哎哟,好痛!好少爷,不要打妾身的屁股了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少年却在江氏左边的屁股上打一下,再又在右边屁股打一下。江氏肥美的两瓣大屁股让少年打得不亦乐乎。一边打一边说:“江姨,你说不说?快说,你和陈叔叔在床上的时候把那个地方叫什么啊?在床上你自己叫自己是什么啊?”
  江氏白嫩的大屁股遭少年连连打了好几下,又痛又羞,那大屁股让少年左边一下,右边再一下连续掴打,把个雪白的大屁股打成通红一片。少年一边掴打江氏的大屁股,一边叫道:“江姨,你快说啊,要不然我还要用力地打你的大屁股啊!”

  江氏的大屁股被少年打得一阵颤抖起来,连动那下身女阴也随之感到异常快活。江氏再也忍不住羞耻地吟叫道:“好少爷,亲亲的少爷,啊……妾身家里的在床上弄妾身时,就爱叫妾身是淫妇,妾身那个地方叫屄……啊……亲爷,亲达达……淫妇受不了啊……”

  少年看江氏吞吞吐吐地也不全说,再不留情,用力地拍打着江氏红通通的大屁股,说道:“江姨,还有呢?你要把你家里的在床上如何弄你全部告诉我!”
  江氏无奈之下只好娇声把自己在床上和老公的淫话都说了出来:“亲达达,
  淫妇家里在床上操淫妇时就爱叫淫妇是骚屄……浪屄……肥屄……贱屄……还要
  淫妇叫他大鸡巴达达,大鸡巴亲爹……“

  少年听了江氏的淫语,不由更加性欲大发,不住地在江氏乳房和下身妇阴处揉摸,把江氏弄得春情汹涌,性奋不已,不住发出高亢的淫叫。少年也是高兴,不住催江氏说出更加淫荡的淫语:“江姨,给达达再叫几声好听的淫话……达达最爱听淫妇你说最下流最淫荡的话……”

  江氏的淫情已经被少年激得高昂难忍,自己已经是年过四十的妇人了,却给这个十几岁的少爷肆意玩弄女人隐密之处,那硕大的奶子和肥嫩的阴户全部被少年又摸又揉,这淫荡缠绵的滋味何曾在丈夫身上享过,早已忘记和丈夫的恩情,一心全扑在少年身上,听到少年要求的话,竟依从少年的话,樱桃小嘴附在少年
            耳边不顾羞耻淫声浪语:

  “亲达达,大鸡巴达达,你好会玩女人的屄,淫妇的肥屄都让达达捏出阴水了,大鸡巴亲爹,淫妇的阴户舒服死了!哦……快活死淫妇了,淫妇的骚屄今天
  就让亲达达你一个人随便摸随便玩……好会摸屄的大鸡巴亲达达……淫妇的肥屄
  好爽……再用力……“

  江氏一边在少年耳边叫唤无比下流的淫话,一边伸出纤纤玉手探到少年双腿之间,一把抓住少年阳物。那娇媚的叫床声让少年迷醉不已,阳物早已硬得似铁棍一样,江氏一摸之下,不由惊叫起来:“好少爷,你的鸡巴好大好粗啊!大鸡巴亲达达,淫妇从来没有见过亲达达这么又粗又长的大鸡巴,比我家里的大好多啊!没想到你这个小鬼,人小鬼大,才十来岁就长了这么一个大鸡巴。”

 原来江氏摸到少年胯下之后竟然发现少年长着一根长有六寸、似婴儿手腕般
  粗壮的大鸡巴,比丈夫的要粗一倍、长二寸多。她不由感到女阴处一阵兴奋,那淫水不禁有少许溢了出来,淋湿了整个阴户口。

  江氏不由想起当年失身给大爷时的情景,大爷的鸡巴比起磬少爷的要稍小几分,但也曾操得江氏的肥屄高潮迭至、死去活来,兴奋得哭爹叫娘。磬少爷是大爷的侄子,也可能是李家的遗传吧,都生了一个这么硕大的鸡巴,天生是个操屄的好手。不过听声音,少年不像是磬少爷。莫非是剑少爷?也不像。

  江氏淫欲虽然高涨,但也要知道究竟是谁操了自己啊,她轻轻地对着少年问
                道:

  “大鸡巴达达,你是磬少爷吗?你的大鸡巴如此粗壮,淫妇的心思全在这大鸡巴上头了,骚屄挨不住了,想要亲达达的大鸡巴操个爽快。啊……达达,你摸一下淫妇的肥屄,都为你这个大鸡巴流了好多的屄水了……亲爹,大鸡巴亲爹,淫妇的肥屄又鼓又涨,弄过淫妇的男人都会夸淫妇的肥屄最好……亲达达,大鸡巴亲达达,你喜欢不喜欢淫妇的肥屄呢?”

  少年一边摸弄江氏肥美的淫屄,揉着她硕大的奶子,一边淫荡地调笑:“达达当然喜欢江姨你这个淫妇的肥屄了。来吧,你转过身子,让达达看看你的大屁股。”说着便拥着江氏,两人揉揉抱抱地进了假山洞坞深处。

  少年反手按着江氏玉躯,就把江氏按倒在地,让江氏似母狗一样爬在地上。
  江氏已经对少年动了淫情,虽然娇羞不已,却依然半推半就随少年搬弄,身子翻转,把大屁股高高地翘起。

  少年把手伸到江氏大屁股上面,将妇人下衣掀开,洞坞中光线不好,少年只觉得妇人后面白花花一片,这妇人居然穿着白色的下衣,伸手一摸却不是衣服,竟然是妇人肥嫩的大白屁股。原来江氏淫情发作,顾不得女人家的羞耻之心,自个把自个的小衣先解了下来,一下就把白白嫩嫩的大屁股露在少年面前,在洞坞中显得白花花的一片。

  少年双手摸到江氏肥嫩的屁股,紧紧地按在上面,只觉得妇人的屁股肉嫩皮滑,左右两瓣肥大的屁股又肥又圆,不由欢喜得又捏又揉,不时地在妇人大白屁股上狠狠地掴上几巴掌,只听到“啪!啪!”巴掌打在妇人的大屁股上面,打得妇人越发淫欲勃勃,不顾羞耻直发出高亢的淫叫:

  “大鸡巴达达,不要啊!亲爹,大鸡巴亲爹爹,饶了淫妇的大屁股,打得淫妇的大屁股好痛啊!啊……淫妇的屁股都让大鸡巴达达打红了……”

  少年压在江氏玉背,一边操屄一边玩弄妇人白玉般的身子。一会儿手伸到妇人胸前捏住她两只晃来晃去的大奶抚揉乳头,一会儿摸到妇人胯下剥开江氏肥嫩的阴户肉片,揉弄她的阴蒂。江氏淫欲难耐,那阴蒂在少年抚揉之下,竟凸出阴户肉片外面来,原来江氏天生异秉,那阴蒂生得比平常妇人都要大,一经男人抚弄就涨出阴户。

  少年两只手指捏住妇人红红嫩嫩的阴蒂,轻轻揉摸妇人的阴蒂头,那儿是江氏最为敏感的性区,经少年捏住阴蒂玩弄,妇人顿时就一阵舒麻,阴户生出一股想挨操的欲火,在下不住地呼叫“达达”直流水。

  少年见江氏如此风情,再也忍不住,解开下衣,抽出胯下又粗又硬的大鸡巴顶在江氏大白屁股后面,那坚硬的大鸡巴紧紧压在江氏下身女阴上面,江氏只感到巨大的鸡巴头撑开了她那早已淫水淋漓的肥硕阴户,一下子那粗壮的阳物就直捅进江氏的屄心,把个江氏的阴户撑得满满的。

  江氏在让少年的大鸡巴操进屄心时,就感到下身阴门奇涨无比,一股热辣辣的感觉在她下身阴户深处爆发。江氏那许久都未骚动过的淫情今天全部被少年的大鸡巴撩了起来,江氏性欲高昂地淫叫着,情不自禁地向后面迎接着少年的大鸡巴从屁股后面操进她的屄心。

  少年猛烈地操着江氏肥嫩的肉屄,把江氏的阴户操得发红发涨。江氏从未让如此巨大的鸡巴操过屄心,这种母狗交尾般的后交动作也让江氏深迷其中,平时老公很少用这种动作操她的屄,每回老公用那并不粗大的鸡巴后交式操她屄时,江氏总感到屄心中有难以言表的舒爽感。这下让少年一顿猛操,下身女阴舒畅万分,屄心里不住地流出香美的阴水。

  不一会儿,江氏就被少年从屁股后面操得欲仙欲死,屄心舒服得兴奋难言,
  不由自主小嘴里发出下流的淫叫:

 “哦……操死淫妇了……大鸡巴达达……你的大鸡巴操得淫妇爽死了……哎
  哟……用力……再用力操深一点……大鸡巴都把淫妇的骚屄操翻出来了……亲达
  达,大鸡巴达达,不管你是谁了,淫妇都要让你操屄,随便你操个够。从屁股后面用力操淫妇的肥屄,大鸡巴亲爹爹,把淫妇的肥屄操得发肿了,淫妇的屄心让

  大鸡巴爹爹操得鲜红了……好大的鸡巴……淫妇从来没有让这么大的鸡巴操过肥
  屄,今天爽死淫妇的肥屄了……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