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 长篇连载  »   【樱花大战】
               樱花大战



                第一章 爆发!!大神一郎的兽性!!
  我叫大神一郎。

  今天我接到了一个命令,那就是成为一个叫帝国华击团?花组的秘密部队的队长。这也许是神给我的恩惠。其实就连我周遭的好友都不知道,我对性爱上的需求量比一般人多,但一般的性爱却无法满足我。

  我要的是那种君临天下的感觉,我要每位少女都服从于我。现在这个机会终于来了。花组。应该有很多可爱的女孩子吧。

  就在这么想的我度过了最长的晚上……

  第二天,我照命令来到上野公园。对了!听说这里前几天出现怪物,但被一个少女用刀切成两半。就在赏樱的人群之中,我看到了一个很可爱、而穿着粉红色和服的女孩,但腰里却系着一把和她不太搭调的刀。

  「一个那么可爱的女孩子,怎么腰间会系着一把刀呢?」就在我那么想的时候,我看到那个女孩往我这边走过来。

  看到她走过来时,以我那充满污秽思想的脑子里只想到一件事。

  「看不出来,原来她是一个小淫娃,只不过看到我在注意她,就想过来跟我搞一夜情。可惜,要不是我现在有任务在身,早就冲过去了,还用妳自己走过来吗?!」

  就在那么想的时候,她已经出现在我的眼前。由于她突然出现正在『沉思』的我的眼前,使我突然的吓一跳。

  「哇!」

  而这名少女看到我的样子,却突然笑了出来。

  「呵呵呵~~您就是大神一郎少尉吧。」

  「是的。请问妳是……」

  「我叫真宫寺樱,就是来接您的人。」

  「是这样啊。虽然我早就知道来接我的是一位女孩子,但没到想到是那么可爱。」

  樱:「呵~~您过奖了。对了!您有没有什么问题要问的。」

  「我想知道有关妳的事。」

  樱听到我这么讲时,脸上出现一块红晕。

  (呵呵~~还真是一个纯情的女孩啊。凌辱这种女孩是最有趣的。)

  樱:「那个…大神先生。」

  樱的声音把我从幻想中拉回现实。

  「什…什么事?」

  樱:「竟然您想知道的话。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。我叫做真宫寺樱。我是北辰一刀流免许皆传的剑士。」

  「只有这样吗?」

  樱:「啊?请问妳还有什么要知道的吗?」

  『我想知道妳的三围。』当我想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我立刻停止了这个想法。因为我暂时还不想她讨厌我,毕竟第一印象是最重要的不是吗?

  「没什么。」

  樱:「是吗?那我先带妳去大帝国剧场吧。」

  「是吗。真是辛苦妳了。」

  (可恶。比起去剧场我比较想跟妳去宾馆。)

  樱:「妳刚刚说什么?」

  「没…没有。」

  樱:「是吗?啊!到了!」

 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,我看到我的眼前出现一座很壮观的建筑物。

  「哇!还真大啊。」

  樱:「好的。进去吧。」

  樱带我进去之后,出来迎接我们的是一个年纪只有10岁的小女孩。

  「樱,这位哥哥是谁啊?妳的男朋友吗?」

  樱:「他是大神一郎,从今天起就是花组的队长。对了。大神先生。她叫爱莉丝,也是花组的组员。」

  爱莉丝:「哥哥,妳好~~」

  (想不到花组连那么小的孩子都有!……这叫我该怎么办呢?我可没有恋童癖。)

  樱:「妳可以自己先去见米田支配人吗?」

  「啊。好吧。我自己去就行了。」

  走到一半的时候,我看到一个穿着紫色和服的女孩子。但和服却不是传统的和服:露出一半的胸部容易让人想入非非。而那因衣服而挤出来的乳沟,让我有]一股欲望想要对她做乳交。

  而那个女孩好像也注意到我了。突然,她向我招手示意,要我过去。

  美女呼唤,我当然是义不容辞:「请问妳有什么事呢?」

  「妳可以帮我把掉到地上的叉子拿去换一个新的吗?」

  为了让增加她对我的好感,我当然会帮她啊。但以后…她就会得到今天命令我的报应。哼哼哼…

  「好,当然好啊!我非常乐意!」

  「谢谢妳。我叫做神崎堇。请问妳叫什么名字?」

  「我叫做大神一郎。是帝国海军少尉。从今天起为花组的队长。」

  神崎:「原来妳就是大神队长啊!……刚刚竟然叫妳帮我拿叉子。真不好意思。」

  「没关系。我不介意。」(下次叫妳帮我拿『棒子』!!)

  神崎:「如果您不介意的话,我以后就叫妳少尉。可以吗?」

  「可以啊。好了。我要先去见米田支配人。再见。」

  当我走到支配人室的时候,突然从里面走出来一位女孩子。

  「请问妳是…?」

  「我是大神一郎海军少尉,从今日起,来这里报到。」

  「妳就是我们的新队长啊。我叫玛莉亚,是花组的前任队长。请多多指教。但我还没有承认妳是我的新队长,所以以后我就叫妳少尉。」

  「是,请多多指教!」

  说实在的,玛莉亚的身材实在是好的没话说,那一种冷酷的神情,但身材却是给人感觉无比的热情。她刚刚说还不承认我是队长。没关系!以后我就用我的肉棒让她承认!

  「对了!请问米田支配人在里面吗?」

  玛莉亚:「米田支配人在等妳。妳快进去。」

  玛莉亚一说完就走了。哇!好酷喔!这是我现在唯一的感觉。

  我走进去之后,看到了一个喝醉酒的怪老头。

  「妳就是大神一郎少尉吗?」

  「请问妳是米田支配人吗?」

  当我一问完的时候,随即招来一声怒吼。

  米田:「混蛋!这里除了我还有谁吗?」

  「是…是!」

  米田:「好的。现在妳的第一个任务就是,把这件衣服穿上!」

  「这是?」

  米田:「这是收票员的制服。从今天起,妳的身分就是收票员!」

  原来如此!竟然是秘密部队,当然就要隐藏身分。

  米田:「妳在想什么?还不赶快去!」

  「是…是!」

  一说完,我赶紧跑出去。

  我出来之后,看到了樱和爱莉丝。看起来好像从刚刚开始就在偷听我们的讲话。

  「妳们…在干什么啊?」

  樱:「大神先生,要不要带妳去妳的房间?」

  爱莉丝:「樱好卑鄙喔!我要带大哥哥去!」

  「好了好了。一起去吧!」

  当我换好衣服的时候,樱她们把我带到大厅开始工作。

  「咦?真的要我收票吗?」

  樱:「当然啊。因为这是一个剧场啊。大神先生,请妳好好加油。」

  爱莉丝:「大哥哥。加油喔。」

  她们两个对我说完一些打气的话之后就走了。我还没问她们要怎么收票……
  工作完之后,我觉得很奇怪,到底花组是什么样的组织呢?我问樱她们时,她们不是装胡涂就是故意岔开话题,我只好跑去问米田支配人了。

  「请问我的工作到底是什么?」

  米田:「就是收票员啊!」

  「可是我不是帝国华击团?花组的队长吗?」

  米田:「帝国华击团?妳看错了吧。妳看上面!」

  我往米田支配人的头上看去。原来有一个匾额上面写着……

  「这是…」

  米田:「我们这是帝国歌剧院。」

  「什么~~」

  米田:「妳就好好做吧。收票员。哇~哈~哈~哈~」

  我带着很沮丧的心情离开支配人室,出来之后我看到了樱。

  樱:「大神先生。妳没事吧!」

  这时候,我突然想把满身的怨气发泄在眼前这名少女上。

  「我没事,樱。妳可带我回我的房间吗?」

  樱:「好啊。」

  当樱陪我到我的房间之后,我请她到我的房间聊一下,而樱也答应了。
  当樱一进到房间的时候,我的本性马上显露出来。我突然从后面抓住樱的胸部。

  樱:「哇~妳在干什么?大神先生!」

  我很直接的把我等会要做的事情跟她说:「我要干妳!」

  我一说完,马上把樱打昏。因为我还没想到要怎么凌辱樱。对了,先把她的衣服脱掉、拍一些裸照吧。

  一想到这个,我就把樱丢到我的床上,慢慢地把她的衣服脱掉,取出相机拍了好几张。

  说真的,我有一点兴奋。因为可以凌辱像樱那么可爱的女孩我是第一次。拍完照之后,我开始搓揉樱的胸部。但男人的天性都是会确定她是不是处女。于是我把中指小心插进去,慢慢的探索。在距离2寸的时候,我感觉到一道阻碍。
  正当我慢慢的抽动的时候,樱醒了过来。

  「妳醒了啊?正好,我也不喜欢迷奸。等会妳就会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。」
  樱:「大神先生,妳为什么要这么做!」

  「没为什么。要怪就怪妳长的那么可爱。」

  樱:「好过分…」

  我不管樱的抗议,把手指从阴道中拿出来。看到上面沾满了些许的爱液。虽然不是很多,但证明她有一些感觉了。

  「妳看这是什么?」

  我一说完,把手指上的爱液放进我的嘴巴。

  「嗯!好吃!」

  樱:「不要!好丢脸…」

  接着,我大力揉动樱的胸部。

  「怎样?有感觉吗?」

  樱:「好痛!大神先生,请妳快停下来。」

  「停?可以。等我满足再说。」

  说完后,我开始吸吮樱的胸部,不时用舌尖挑逗樱的乳头;接着,我把手指插进樱的阴道,慢慢的抽动。当我感觉到阴道里面越来越热,爱液慢慢的从缝中流出来。

  当我感到得意的时候,我把手指取出来,把头低下去,用舌尖再一次品尝樱的爱液。再一次品尝完后,我把手指拿给樱看。

  「哇~哈~哈~哈!妳不是没感觉吗!看,这是什么!」

  樱:「不要…好丢脸…」

  一说完,我马上拿一个杯子收集樱的爱液。这时候妳们一定以为是我要喝的吧。当然不是!我是要给樱喝的。

  收集到一定程度后,我把樱的嘴用开,硬把她的爱液灌进她的嘴巴。

  「怎么样?自家制作的饮料好喝吗?」

  樱:「咳、咳……」

  这时候,樱以一种看到仇人的眼神看着我,但这种眼神反而激励我的欲望。
  「妳这种眼神好恐怖喔~我好害怕喔~」

  说完后,我打了一巴掌给樱,而樱的气势也随着这一巴掌消失殆尽。这时我一口咬住樱的乳头。樱:「好痛!」

  听到樱这么说。我随即放开嘴巴。

  「痛?这样就痛了啊!等一下可是会更痛的!不过!我是很仁慈的。在进入以前,我会尽量减轻妳的痛苦。哈~哈~哈~」

  接着,我继续搓揉樱的胸部,而另外一只手则放入樱的小穴『探查』一下情况,等当我把手拿出来的时候,樱的爱液已经沾满了我整只手。

  「哈~哈~哈~时机到了。小心了!」

  樱:「咦?」

  樱还不了解我说的话时,我已经把我的裤子脱了下来,露出我那8寸长的肉棒,樱看到我的肉棒时已经呆掉了。不知道是害怕呢,还是兴奋呢?还是两种都有呢?

  不管了!我马上停止了思绪,把樱的腰抬起来。

  樱:「不要~~!」

  「这时候那是妳能作主的。」

  不管樱的阻止,我马上就把我『二弟』插入樱的小穴里。当然,这样的奋力一插,还是处女的樱当然会忍受不住那种破瓜的疼痛。

  「哈~哈~哈~痛吗?等一下妳就会感受到天国的降临。」

  接着,我一直持续的抽插,而樱当然是一直尖叫。

  樱:「好痛!快停下来!快停!」

  「停?妳爸妈难道没教妳做事不能半途而废的吗?我要代替我未来的岳父、岳母好好的教教妳!」说完,我比刚才更用力的抽插。而我的手开始玩弄她的乳头。

  抽插了三、四十次后,樱的表情慢慢的有了笑容。证明她已经慢慢的感到快感。

  「怎么样?舒服吗?」

  樱:「好、好舒服喔!继、继续。不要停!」

  樱的回答很让我满意,因为她已经忘了自己正被强暴着。但我可是要凌辱她的,怎么可能让她那么舒服呢?于是我停止了所有动作。

  樱就像小孩子的糖被抢走了一样,一直苦苦哀求我。「大、大神先生,为什么要停下来。快继续啊!」

  「妳是不是忘了自己正被强暴啊?妳果然是一个小淫娃!」

  樱:「随便您怎么说。快一点、请快一点继续啊!」

  「注意一下自己的口气!要叫我主人!妳这只淫荡的小母狗!」(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喜欢叫别人小母狗。叫对方叫我主人。可能是作者鬼畜系游戏玩太多了吧?)


  樱:「是…主人。请快操我这只淫荡的小母狗吧!」

  「妳发誓,以后都做我的性奴!」

  樱:「我发誓,以后都做主人的性奴!」

  「很好!要来了!」

  樱的答复让我很满意。当然要好好的『奖赏』她啊!

  接着,我把樱怎个翻过来,以小狗交配的方式继续抽插。

  樱:「啊…啊…好舒服。主人,请再用力一点!」

  「少啰唆!妳是一只淫荡的母狗!凭什么命令主人!」

  樱:「是。小母狗知道了!」

  在抽插了数百下之后,樱:「主、主人,小母狗忍不住了。我快泄了。」
  「是吗?那就一起吧!」

  就在我快要射出来的时候,我赶紧把肉棒给拔出来,准备射在樱的脸上。我把所有的精液射在樱的脸上时,樱好像也高潮了。

  嗯?妳问我为什么不射在樱的里面,妳要知道她可是一位演员,万一她怀孕了,不知道有多少影迷要杀了我。为了将来能操更多的女人,我还不能死哩!
  「怎么样?舒服吗?」

  樱:「好舒服…」

  「把妳脸上的精液舔干凈!舔完之后,我再对妳作进一步的调教。」

  樱一听到我的话,马上把脸上的精液吃干凈。我看到樱的乖巧,让我觉得很高兴,因为她就是我在花组的第一个性奴。哈~哈~哈~

  在凌辱完樱之后,我命令她先回自己的房间,等到我需要时再叫她。由于刚刚干完樱,加上心情不太好,所以我决定先休息一下。叩~叩~叩~这时,我听到敲门的声音。

  「是谁啊~~」

  樱:「是我……」

  『是樱?她来干嘛?不会又要我干她了吧?』就在这么想时,我已经把门打开了。

  「妳来干嘛?」

  樱:「那个…支配人要我们一起巡逻。」

  「是吗?对了!我们来个特别的巡逻吧!」

  樱:「什么?」

  「把衣服脱下来!」

  樱:「啊?」

  「叫妳把衣服脱下来!听到没?」

  樱:「是、是……」

  樱很听话的把身上的衣服给脱下来。

  「跪下!」

  当樱跪下之后,我抓起樱的头发,把我的肉棒塞进樱的嘴巴里,樱也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,想要把我的肉棒吐出来,我当然不可能让她这样做。
  「不可以吐出来,否则要代替它的就是妳后面那一个洞!听到了没?!」
  樱听到了以后,马上乖乖的含住我的肉棒。

  「对,就是这样!顺着敏感带的地方来回的舔。」

  樱那种不纯熟的技巧让我感觉到一种新鲜的感觉,不过没关系,以后还有很多机会让她练习练习……

  就在我还在沉醉于自己的幻想时,我突然想到自己一开始的目的。

  「好了!妳可以停了。」

  当我说出这句话时,樱的脸上出现了『得救了』那种表情。但天真的她真的会认为我就这样放过她?

  「好了。我们该去巡逻了。」

  樱:「是……」

  当樱正要把衣服穿回去时,我阻止了她。

  「等一下!我有说让妳穿回衣服吗?」

  樱:「您不会是想……」

  「对!我就是想……」

  看不出来她还挺聪明的嘛!

  樱:「那我先去洗澡。」

  我倒……当我听到樱说这句话时,我差点昏倒。

  「等一下!谁叫妳去洗澡的!」

  樱:「您不是叫我先去洗澡才不要我先穿衣服的吗?」

  真不知道她是蠢还是天真。那我们就姑且说她『蠢』真吧。

  「我是叫妳光着身体跟我去巡逻!」

  樱:「这…怎么可以……」

  「为什么不可以?我还想在途中跟妳做咧!」

  樱:「被别人看到的话,我会很困扰的……」

  「那妳就祈求其它人都睡了吧!哈~哈~哈~」说完我就把樱给拖出去。
  在二楼『巡逻』时都没有人。她还真好运啊。我是这么想的。但到了一楼之后,我们巡逻到了舞台。我决定就在这里继续干樱。

  「就在这里吧!」

  樱:「什么?」

  「妳听不懂吗?就在这里继续训练妳的床上功夫!就在妳表演的地方!让我们来演出一场A片吧!」

  樱:「不要~~~」

  「由不得妳!」

  看到樱还这么反抗,实在让我十分生气。于是,我决定给她一点小小的『惩罚』。我拿出大神家1600年来代代相传的祖传秘方──大神牌催淫剂。男女适用。

  不过妳们应该感到奇怪,为什么大神家有这种祖传秘方吧?我大神家历代的子孙,不分男女,都有喜欢征服别人的血液。像我老爸,就是被我老妈凌辱得来的。(听起来有点奇怪吧?)好了。不说废话了。

  我把这粒催淫剂丢进樱的嘴巴里。

  樱:「您给我吃了什么东西?」

  「淫痒剂。」

  当樱听到是营养剂时松了一口气。看到樱的样子,让我觉得她真的很天真。
 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,樱的两颊浮出了红韵了,而那两只大腿正不断的互相摩擦。到这时樱才发现有问题。樱:「您真的给我吃营养剂吗?」

  「对啊!会让妳变的很『淫』荡,而且下面会很『痒』的药剂。」

  樱:「好过分……」

  「主人请妳吃东西,妳这只小母狗还说过分?」

  樱:「对不起……您赶快插进来……」

  「不行。妳又忘记了。身为一条母狗,竟然敢命令主人。」

  樱:「对不起…我错了…求您赶快插进来。」

  「要给妳一些处罚。」

  樱:「什么?」

  「对了!妳不是『北辰一刀流』免许皆传的剑士吗?赢了我再决定要不要插妳。」接着,我把一把木刀丢到樱的前面。

  樱:「这太……」

  「太容易了还是太困难了?哈~哈~哈~」

  樱:「……」

  「怎么了?还不攻过来?难道妳要用木刀自我安慰吗?」

  樱:「那种事才没……」

  「没做过?少假了。妳这只淫荡的小母狗。怎么可能没做过?」

  樱:「真的没有……」

  「是吗?那下次我去妳家,教妳母亲正确的性知识。当然,我会顺便用手指安慰她,当作见面礼。毕竟老公都死了那么久了。还是妳母亲每天晚上都找一堆男人插她?」

  樱:「……」

  「怎么不说话。难道我说对了吗?哈~哈~哈~」

  樱:「您要怎么说都行。请您赶快插我吧!」

  「哈~哈~哈~真是令人满意的回答啊!那下次我就跟妳回老家。一起插妳老母吧!」

  樱:「好、好。」

  「好。把屁股抬高!」

  樱:「您要做什么?」

  「帮妳开苞。」

  樱:「昨天您不是已经……」

  「那是前面的。现在是……」我一边说,一边把手指慢慢的塞进樱的菊花洞里:「后面的!」

  说完,我已经把整只食指塞进樱的洞里。

  樱:「不…不要。」

  「我再说一次,由不得妳!」

  就在我想要插进去时,我突然想到一个新的主意:「对了!妳下次不是要主演『卖火柴的少女』吗?我们来排练!」

  樱:「什么?」

  在樱还来不及反应时,我已经冲去更衣室把衣服拿过来了,并命令樱把衣服穿上。

  「穿好了吗?」

  樱:「穿好了……」

  「好!淫乱的『卖火柴的少女』第一幕!开玛啦!」

  樱:「卖火柴!有谁要买火柴?」

  「我要买火柴。」

  樱:「请问您要买多少?」

  「十盒。」

  樱:「谢谢您的惠顾。」

  「等等!」

  樱:「请问您还要什么是吗?」

  「我都买十盒了。在这个快乐的平安夜里,妳难道不需要送给我什么快乐的礼物吗?」

  樱:「妳…妳想要做什么?」

  「嘿嘿!我要妳的后面做我的圣诞礼物!」

  樱:「不要!」

  「妳不要也行,但我是一个圣诞老公公,所以必须要送给妳快乐!」说完,我就把「卖火柴的少女」给压在地上。

  虽然在一般强暴的戏码中,衣服都是被撕开的,但樱现在穿的衣服可是下次要上演的戏服,我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撕。因此只好「温柔」的把衣服脱下来。这也许是这场「戏」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吧!

  樱:「不要~~~」

  「我说了N遍了!由不得妳!」

  樱:「不、不是这样的……」

  「那是什么?」

  樱:「不要太温柔……」

  我倒……

  「妳是被虐狂吗?」

  樱:「随便妳怎么说。请粗暴一点!」

  为了让她有『粗暴』的享受,我取出了传家之宝——金银双棒!

  当年,我们的祖先把自己刚切下来的肉棒想要把它丢到河里,根据我们大神家的家规,当男人不举时,就要把它切下来烧掉或丢到河里喂鱼,以免让大神家蒙羞。因为在大神家,不举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。(如果污辱到别人,真是对不起)

  丢到河里的时候,突然,有一位女神从河里出现,她是这样问我的祖先的:「请问妳掉的是这金色的肉棒、还是银色的肉棒?」(嗯?这故事…怎么那么熟悉?)

  祖先:「不是,我丢掉的是一个普通的肉棒。」

  女神:「妳真的非常诚实。来!这两个肉棒就送给妳吧!」

  这就是金银双棒的由来。

  而金色的肉棒会像真人一样前进、后退;而银色的肉棒会微微的震动,就像电动按摩棒一样。而两个唯一相同的就是,到一定时间后就会射出类似精液的东西,而且吃进去无害、而且有催淫的作用。

  而这时我真的很感谢祖先的不举,如果没有他,就没有现在的金银双棒了。
  (祖先:「去妳妈的!妳祖先不举妳还那么高兴。真是不孝!」)

  「嗯?谁在说话?」

  樱:「嗯?有吗?不要管这些了,请快点插进来!请粗辱一点!」

  「好!就应妳的要求,粗暴一点!」

  接着,我把金色的肉棒插进樱的嘴巴里,把银色的肉棒插进樱的小穴中,而本人的肉棒嘛。嘿~嘿~嘿~当然是插入小菊花里啊。

  当我把肉棒插入樱的小菊花里,刚开始时,樱的脸部的确因为不习惯屁股被插入的痛楚而扭曲,但幸好金银双棒的夹攻、加上之前喂她吃的药剂,没多久,那痛苦的表情慢慢的出现喜悦。

  但我想起我以后竟然只能在这里做个收票员,白天发泄完的怒气又再度从我心里涌出,使我想要更粗暴一点的对待樱。于是我把插在樱前面两个洞的金银双棒全部拿起来,一起插入樱的菊花洞里。而樱正要刚从刺肛痛苦转为欢悦时,却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。而行为就如我所预料的一样,樱因为忍受不了这样的痛苦而开始反抗。

  樱:「好痛!好痛!快把它们拿走!我不要做了!」

  「哈哈哈!妳不是说要粗暴一点吗!」

  樱:「我不要了!」

  「什么~~还要?还不够?我懂了!」

  我把刚刚丢给樱的两把木剑一起插入樱的小菊花里,而樱的反抗也越来越激烈。看到这种情形,也让我的体内的虐待细胞大量的活动起来。而我是不可能让前面的小穴空着的。

  接着,我把樱的整个身体给抬了起来,把我这闲闲没事『干』的小弟插了进去。插入的同时,樱的脸色不但没有增加喜悦,反而增加了更多的痛苦。因为我的快速抽插,使得樱后面插的异物会不时的碰到后面的墙壁,而那两把木剑也就会更深入的刺进樱的里面。樱现在也许希望我赶快射一射早早了事吧。

  抽插了数百下之后,我决定射在樱的里面。而樱就像是察觉到我的企图似的开始大叫。

  樱:「不要啊~~!不要射在里面!」

  但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之后,我把木剑和金银双棒从樱的后面取出,都沾满了因撑得太大而血管破裂所流出的血。想想这也是当然的,这些东西加起来比我的手臂还粗,后面还是第一次被插的樱,怎么可能受的了。

  「怎样?够粗暴吧!」

  而樱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她只是用充满泪水的眼神看着我,之后就把地上的衣服拿起跑回房间了。

  看着她离去的身影,已经让我心中的怒气消失殆尽。接着,我回想自己刚刚所做的事情。天啊!我刚刚做了什么?虽然我有稍微的虐待倾向,但刚刚所发生的,是完全不像是平常的我所会做的事啊?都是被怒气冲昏了头。

  嗯?妳们问我不是喜欢君临天下的快感吗?这是因为我虽然喜欢这种快感,但我还是知道分寸的,像刚刚那种已经伤害到人肉体与心理的事我是不会做的。唉,只能怪我太善良了。(漂漂的恶魔女:OH~NO~妳这样算善良的话…我们恶魔都可以当天使了!『别吵!妳来搅什么局啊!』)

  这也是让对我抱着很大期望的长辈、唯一感到失望的一件事。算了,做都做了。再怎么烦恼也于事无补。

  啥?为什么不去向樱道歉?别傻了!向已经成为自己奴隶的人道歉,对大神家来说是第二丢脸的事情。这种事就算是祖先原谅我!我也不会原谅自己的!
  隔天早上当我起来的时候,樱已经在外面等我了。

  「嗯?一大早就站在这里做什么?不会又要我插妳吧?」

  樱:「那个…我是来跟妳说实话的。」

  「实话?」

  樱:「其实……」

  就在樱打算说出实话时。突然想起了警报声。

  「咦?发生什么事了?」

  樱:「敌人!敌人出现了!」

  在我还不了解『敌人』是什么意思的时候,我已经被樱拖到地下室,并且换上了帝国华集团的战斗服。而所谓的战斗服,在我看来,根本就是要参加宴会的燕尾服,只不过颜色不一样罢了。

  樱的是粉红、玛莉亚的是黑色的、爱莉丝和堇分别是黄和紫色,只不过爱莉丝穿起来,总觉得不太搭调。为什么?当然是因为衣服好像太大了……

  (嗯?等等!现在是注意这个的时候吗?作者妳搞屁啊!?)


  (这还差不多。)

  米田:「大神!妳在那自言自语干嘛啊!」

  「对…对不起!」

  米田:「这次的敌人是『黑之巢』会所派出的协侍。地点还是上次的上野公园。」

  什么!?那上次的怪物就是协侍吗?那干掉它的女孩子难道就是……!?
  爱莉丝:「那是没问题的嘛!樱上次不就用刀把协侍切成两半吗!」

  果然……!

  听到这我已经冒出了冷汗,现在想起来,要不是我出奇不易的偷袭她,加上她那种所谓少女的矜持吧。我的小老弟的下场,大概就跟前几天的协侍一样了。神果然是眷顾我的。呜~~~~

  米田:「大神,妳们跟我来。」

  听到司令这么说,我就跟他走到地下,没想到地下竟然有四架机器人。
  米田:「这就是我们秘密开发的灵子胄甲:“光武『,而妳们就是要驾驶它去打倒那些协侍。」

  「好,出击了!(赶快打倒敌人,再叫樱穿着战斗服跟我做一次。)」
  (大家:喔~~~~)

  爱莉丝:「真是的!我的光武都还没送过来。」

  当我坐上光武后,光武给一种非常温暖的感觉,但也让我的性欲指数越来越高。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?不管了,打倒敌人后找樱干一炮就解决了。

  米田:「大神!妳在干嘛?快说出击命令啊!」

  「是、是!要去赏花了!」(不要怀疑,在原作中真的有这个对话选项。)
  樱:「说的也是,战斗完之后就去赏花吧。」

  爱莉丝:「耶耶!赏花!赏花!」

  「好!帝国华击团!出击!」

  当我们来到上野公园的时候,已见到一堆协侍到处破坏。

  「这、这就是协侍吗!?」

  樱:「大神先生。妳害怕吗?」

  「不是。只是觉得跟协侍比起来,光武要好看太多了……」

  (众人:现在还有时间说这些废话!)

  当清理完街上的协侍之后,出现了一架巨大的协侍,而上面站着一个男人。「我是黑之死天王之一:葵叉丹!现在就让我来跟妳们玩吧。」

  经过一番激战,葵叉丹终于被我以「狼虎灭却、快刀乱麻」切成两半,但座机里竟然没人!?

  葵叉丹:「果然厉害!」

  什么?他竟然屋顶上。哭夭!今天是遇鬼了吗?怎么一下就跑到那里了。
  葵叉丹:「下次再跟妳们斗。」

  说完就「咻」的一声不见了。哭夭!他果然是鬼。算了,战斗完就好了。
  「我们走吧!」

  樱:「等等!大神先生,按照惯例要做胜利的姿势。」

  「啥~~那是什么?」

  结果我们四人下了光武,开始了所谓的胜利的姿势。

  樱:「胜利的姿势……决定!」

  战斗之后,大家一起到上野公园赏花。

  米田:「哇~~哈~~赏花的时候还是喝酒最好了。嗯?大神和樱呢?」
  另一方面……

  樱:「啊…啊…哈…哈…继…继续!」

  「妳这个披着人皮又淫乱的小母狗!怎样?穿着战斗服在战斗指令室做的感觉怎样?」

  樱:「哈…哈…有一种紧张感!但这让我更…更兴奋!」

  「哈!哈!哈!妳果然是淫乱狗!我要操妳的屁眼!」

  樱:「不…不要!我那里还在痛!」

  「主人要,妳这小母狗竟然敢说不要!去死!」

  说完,我已经把肉棒插入樱的菊花洞里的。

  樱:「啊~~啊!」

               【全文完】

[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 编辑 ]